<
最新资讯MORE>>
  国足“新陈代谢”的速度>>您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国足“新陈代谢”的速度

来源:中国短信联盟 时间:2019-03-18 16:39

    当即将出战“中国杯”的国足名单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之后,主帅人选也不出意外的“尘埃落定”于卡纳瓦罗之身,里皮顾问据说已经身在昆明,将于“中国杯”正式开赛之时现场督战,我们可以说卡纳瓦罗是最被足协“低调处理”的一位主帅,甭说新闻发布会没有,连发个公告都遮遮掩掩,当然卡纳瓦罗也是幸运的,如果没有里皮的大力支持,以卡纳瓦罗现在的执教成绩想要挂职国家队主帅太难,无论如何,如果过了“中国杯”的这一“面试”关,“卡氏国足”将正式冲击下届世界杯。
  国足名单里出现的球员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新人,所有人都曾进入过国足名单,而“年轻化”这个主要问题进行的也并不彻底,笔者之前曾经写过关于国足球员年龄结构的问题,亚洲杯之后对于出生于89年之前的球员应该实施“一刀切”,说是“传帮带”新人,其实89年的球员都30岁了,足够有“传帮带”的资格,如果说这次需要更稳定一点的过渡来对待“中国杯”的比赛,避免对阵泰国时再闹出什么“幺蛾子”,那么之后到夏天的国际比赛日就真的可以放弃“89前”一代了,不然“90后”何来机会?当然,由于希丁克的国奥队正在集训备战奥预赛,97后的球员并不在此次国足征召范围内,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此次国足“新陈代谢”的速度。
  先说守门员位置吧,87年的曾诚、89年的王大雷和91年的颜骏凌入选名单并不意外,因为他们3人也是近几年国内最出色的守门员,若非曾诚的伤病,1月份去阿联酋的也会是这3个人,只是在颜骏凌坐稳国足主力、又有经验丰富的王大雷作为替补的情况下,已经32岁的曾诚实在没有太大的必要再进入名单,虽说32岁的门将还处于黄金年龄末段,但还是给小将腾出点锻炼的空间吧,也许结束国奥队比赛任务后的郭全博更适合作为第3门将跟队增长经验。
  后防线的边后卫位置上,右边89年的张琳芃和93年的傅欢或许争议不多,不过与张琳芃同龄的王刚似乎也可以是不错的选择吧?左边89年姜至鹏已经因伤确定离开而由95年的刘洋替补,92年的李磊在国安出色的表现入选国足倒是众望所归,不过若不是李学鹏和姜至鹏都有伤,卡帅是否会选择这两位“90后”?中卫位置由于石柯、贺惯相继受伤,梅方伤愈后还未参加比赛,入选的是93年的李昂和同为95年的高准翼和刘奕鸣,冯潇霆作为“传帮带”的“老师”入选,不知里皮现身南宁后对冯潇霆是个什么想法?希望希丁克帐下的黄政宇、朱辰杰和蒋圣龙能快点成长吧!即使是等待归化的布朗宁现在也还未在中卫位置上展现出高人一筹的实力!
  中场球员入选的是87年的王永珀和蒿俊闵、89年的吴曦和吕文君、91年的张稀哲和彭欣力、93年的谢鹏飞、95年的何超和韦世豪、96年的张修维,其中何超、吴曦、张修维和彭欣力应该是作为后腰人选入围名单,顶替的是郑智、赵旭日和池忠国这3名亚洲杯上有过出场的老国脚,不过后腰这个位置大家恐怕还是挺期待归化手续已经完成的李可,王永珀和蒿俊闵应该是作为前腰入选,组织进攻卡帅还是没有找到年轻的“90后”,当然无论张稀哲还是吕文君都可以打到前腰位置,不过王永珀真的比朴成更合适吗?还有大连一方的汪晋贤也是不错的选择吧!韦世豪和张稀哲在左边路、吕文君和谢鹏飞在右边路,都是赛季开始这几场比赛有良好表现的攻击手,不过国奥阵中的林良铭、徐天沅和刚刚归化的侯永永还是可以期待一下,当然还有未完成归化的萧初。油画在中国的真正发展,也就在这百年间。我们讲中国笔墨语言,讲中国笔墨精神。讲写实油画,从前还有个“照相写实主义”。我们说中国有中国的文化土壤。中国油画有中国深厚的本土化价值。中国油画之“中国”的意义,体现在题材内容、审美情趣、表现方式等诸多方面。
  我们在走访著名油画家赵瀛洲其间,还走访了许多普通百姓。通过调查了解,深刻体会到油画已进入了百姓的家庭,已融入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多数中国人,更能接受写实的手法和逼真的视觉形象。希望通过画面,能唤起现实的生活记忆,期待赏心悦目的中国审美与追求。
  中国受众之油画欣赏似乎形成了一种群体的心理趋向。我们专访赵瀛洲,提到最多的词,也是中国的写实与油画语言。中国商人艺术投资杂志编委,在过去的一期杂志中推出了题为“中国式笔墨语言”的文章,是评读赵瀛洲油画作品的。我们录于此,以飨读者。
  深邃的蓝色明净的白再现了一片朝思暮想的雪城高原,飞驰的骏马在高原上自由奔翔,追随者天机的流云,向着那无法忘怀的天空出发,湖岸的曲线优美而充满力量,那是一种带你前行探寻的力量。
  这幅名为《情到深处》的油画出自画家赵瀛洲之手。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传统国画创作真谛,却被他应用于油画上,色彩语言缔造了一股神秘的细节描写、高度的概括,无一不展现他的画道,巧妙体现了中国式的笔墨语言。
  “赵瀛洲每年去采风写生,保持与自然密切的真实感受,作品中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情趣自然朴素。用笔落落大方,不拘细节,色彩浓郁,发挥主观取舍的概括能力,闪现出现实主义的光彩,深受观赏者的喜爱,使他成为当今具有创作实力的油画家。”
  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曾任徐悲鸿国际艺术研究会主席的冯法祀这样评价自己的高徒。能够得到冯老如此的评价,赵瀛洲并非浪有虚名。其恩师“为人生而艺术”的艺术信念对他影响很大。多年来他始终坚持一切从现实生活中来的精神,在艺术创作上坚定不移地走现实主义的道路。
  早在20年前,赵瀛洲的作品就开始走入拍卖市场,记得当时内地油画拍卖还寥若星辰,而当时出现在拍卖场的大家都是徐悲鸿、吴作人、吴冠中、朱德群、陈逸飞等人。赵瀛洲的作品《远方来客》与大师们的力作同台竞技,最终拍出了2.75万元的成交价。今天看来这一价格不足挂齿,可是当时多数名家的力作也就是几万元的身价。
  显然,赵瀛洲是中国拍卖市场最早的参与者,他的作品在那时就展现了市场号召力。作为中央戏剧学院美术系的高材生、中国徐悲鸿画院油画创作部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赵瀛洲还扮演起中国文化的传播者,他30年前就在美国匹兹堡举办油画展;1986年为中国驻埃尔亚历山大港中运办事处大堂创作油画《郑和下西洋》,让更多的人通过他的作品了解中国文化。
  多年来,他乐此不疲奔走于各地,许多画作被海外不少友人收藏。当年和赵瀛洲一起被推到中国油画浪尖的诸多大师一直在艺术市场上叱咤风云,但赵瀛洲却悄然谢幕,如同达摩面壁,用心灵去感悟他的艺术世界。
  这一淡出就是十年,而这十年来他坚持写生,从鸭绿江边的东北到大漠孤烟的西北边塞,



上一篇:中国电科院高水平的科研优势
下一篇: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